当前位置:凌末叶>历史军事>红楼襄王> 第639章 哄堂大笑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639章 哄堂大笑(1 / 3)

坐南朝北,是臣子和失败者的位置。

这两样身份,准噶尔众人都不认同,所以他们对位次产生了质疑,并向在场官员表明了态度。

在场官员隶属礼部,在排位置之前他们就料到会有此结果,所以提前请示了上司如何处置。

面对准噶尔人要求,在场礼部官员非常和煦的表示,会场大门敞开诸位来去自如。

最终,准噶尔人还是留下了,只是一个个脸上很不好看。

再说大明这一边,参与谈判的共有五人,除了朱景洪这位压轴人物,还有兵部侍郎王修和礼部侍郎刘志贤。

余下两位,则是前军都督府左都督侯孝康,右军都督府左都督柳芳,后者还兼着西北平叛行署副总督。

朱景洪是最后到的,先到的四人都到了军营大门迎接,羽林左卫副千户以上也都到场迎候。

朱景洪下了轿子,便见到一大群人向他行礼,而他则是神色谦和示意众人免礼。

“侯都督,准噶尔人都到了?”

侯孝康虽已年近六十,但仍中气十足答道:“殿下,他们半个时辰前就到了,给他们安排在南面落座,这些人还很不服气,看来今日谈判不会顺畅!”

侯孝康说话之间,柳芳此时也凑了过来,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,说起来也曾是朱景洪的部下。

“殿下,今日能否谈判能否得利,可得看您再显神威了!”柳芳恭维道。

朱景洪笑了笑,指着王修和刘志贤二人,说道:“你们也都知道,我舞刀弄枪还行,跟人耍嘴皮子可差得远,一会儿谈判还得仰仗王刘二位大人!”

朱景洪的这句话,其实有骂人的意味,毕竟王刘二人饱读诗书,又怎能说人家是耍嘴皮子厉害。

被点到的两人知道朱景洪性格,此时没有跟他一般见识的心思,所以直接无视了他的这番话。

接着兵部侍郎王修说道:“殿下,圣上命你主持合议,等会儿还是得您……”

“命我主持,没说让我亲自来谈,你二位可别搞混了!”

“都说先礼后兵,我爹命你二位前来,应该就有这层意思,所以一会儿刘大人先说!”

朱景洪这番话似乎是歪理,但细细一想又有一些道理,所以王刘二人无法反驳。

可谈判这种事干系太大,谈不好可能会受罚,至少会让皇帝觉得无能,所以王柳二人不想被朱景洪当枪使。

见他二人不说话,朱景洪便笑着说道:“圣上命我主持合议,若咱们不能通力协作,反倒在议事之前起了内讧,依我之见不如不谈!”

显然这是在逼迫王刘二人,而且这个办法非常有效。

朱景洪可以破罐子破摔,而且他真能干得出这种事,毕竟皇帝对他太偏爱了。

没错,前两日朱景洪大闹都察院,虽然已经被训斥并罚俸,但在官员们看来其仍被皇帝偏爱。

见局面有些僵,就听柳芳说道:“我说二位,你们科甲正途出身,胸中自有韬略,如今正是施展之时!”

柳芳已是都督一级,做到了武官实职最高一档,官品比王刘二人还高一级,当個和事佬当然绰绰有余。

有他给台阶,王刘二人也终于松了口,表示愿意听从朱景洪的安排。

于是营门处的小插曲结束,他们一行才继续往里走去。

羽林左卫属北四卫,此前也在西北参与作战,乃是由朱景洪亲自统领,在去年处从西北轮换回京。

朱景洪很清楚,自己在这里威望有多高,很可能引起一些激烈场景,皇帝得知会对他的更加猜忌。

所以在见到卫所诸军将时,朱景洪便让他们立刻各归其位,并严管下属不许擅离职守。

好在朱景洪安排得当,他得以安然到了合议会场。

准噶尔使团一共有九人,但其中准噶尔人仅有五人,余下则是哈萨克人、罗刹人和一些北方部落之人。

大明这边摆了五张椅子,最中间的位置当然是朱景洪,其左右分别是柳芳和侯孝康,再左右才是王修和刘志贤。

随着朱景洪的到场,可以看见准噶尔几人神色微变,显然他们对朱景洪仍心有余悸。

众人落座之后,朱景洪本想取下戴着的翼善冠,考虑到这一行为太敏感他又停住了。

“开始吧!”

朱景洪随口道了一句,打乱了礼部准备好的仪程,可这里他最大自然他说了算。

议事开始,按照惯例是由东道先说话,便由礼部侍郎刘志贤讲解大明的态度。

王道教化,天子恩泽,人心向背……

刘志贤说了一大堆,其实意思只有一个,劝准噶尔赶紧跪下当狗。

随后准噶尔人发言,他们先说了这些年受的委屈,然后又点出开展对两国的损害,最后说愿意把一切恢复到从前。

到这里,双方初步没尿到一个壶里。

随后兵部侍郎王修开始讲明厉利害,着重阐述了大明的优势和准噶尔人的劣势,并劝告他们趁早回头是岸。

全程朱景洪一言未发,一边静听一边喝茶。

他不得不承认,王刘二人确实有水平,不但对西北局势了解清晰,而且说话有理有据步步为营,让人很难从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